jump to navigation

關於 Cyberpolitics 課程的澄清 September 1, 2009

Posted by oiwan in Uncategorized.
add a comment

(後補,原來學校手冊的 course description一直沒有改動,它是課程成立一開始時(幾年前編寫的),沿用至今,至於為何學生的數目跌,則與 course description 無關,可能與其他的原因相關。

越諗越覺得離譜,事情亦涉及我的聲譽問題,特此澄清。

每年秋季我都會在中大政政和通識開課,叫 Cyberpolitics,已經兩年了,兩年都有3﹣50名學生。一直以來,我的 course description 如下:

The course explores the relation between cyberspace and politics, in particular,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development of Internet social software, deliberative democracy and civil society. The course examines how practices in the Internet help realize notions such as civil society, governance and citizenship by 1. employing theories around network society, public sphere, social movement and media studies; 2. by researching on or practicing online tools, such as google map, youtube, forum, facebook and etc. Students will be guided to observe and analyze Internet culture and practices under the context of global knowledge production, social movement and information society.

去年,為了使課程進入通識的科學分類,我作了如下的修改,並把課程的名稱改為 ICT and politics,course description 如下:

This course will look into the inter-connectedness of technology, social and culture development and politics. It would help students to understand the role of ICT in human world not only as a tool but also as moderating force and a contesting arena, especially in respect to the moral and cultural tension it entailed.  Moreover, the course would help students to develop practice knowledge of ICT in various field and through their experience, help them to develop their judgement and value on related debates.

後來,因為通識否決了修改,所以決定沿用 cyberpolitics 的課程內容。怎料,新學期開始,只有9個學生修讀了這科。雖然我喜歡小班教學,但由50到9人的跌幅實在太大了,順手翻查了學生手冊的資料,發現 course description 如下:

(Not for students who have taken UGB272R or UGC272R.) This course will examine cyberpolitics through method and content. First, the use of the Internet to gather data in general shall be examined. This will involve discussing useful search portals, especially for topics in politics, search engines, web-based meta-engines and meta-engine applications. Then, after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ubject, students will use this knowledge to look at a cyberpolitics topic of their choice. Cyberpolitics, broadly speaking, i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Internet and politics. This includes topics such as e-governance; how the Internet empowers fringe and non-fringe political actors within institutionalized political activity (cyberdemocracy); how it empowers non-state actors, including terrorists, against the state; and how states use the Internet to respond to challenges to their authority or even survival.

我不想多評論這個 course description,但第一句真的空泛得要命,而更核心的問題是,這些不是我要教的內容。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但我不想學生覺得我貨不對版。特此澄清,亦請大家幫忙傳給中大的本科學生。

數碼版權反對意見書樣板 April 14, 2008

Posted by oiwan in Freedom of Speech, Law, politics, Social movement.
1 comment so far

香港灣仔
軒尼詩道365號
富德樓9F
獨立媒體(香港)
openknowledgehk@gmail.com

香港中區
遮打道
立法會
工商事務委員會
主席及各位委員
傳真:2121 0420

各位委員:

數碼知識版權立法意見書

本人/本會__________希望就政府的<數碼環境下保護知識版權>的立法建議發表意見。是次立法對於香港的互聯網產業發展和言論表達自由等公民權影響深遠,希望議員們能夠深入討論,作出明智和正確的決定。

反對刑事化「串流」侵權行為

一直以來,香港和國際的版權法均以民事為基礎,數碼版權亦應在這基礎下建立,不應隨意引入針對小市民的刑事化,電子傳送技術乃整個互聯網的核心,以刑事來處理侵權,只會窒礙整個互聯網產業的發展。我/們反對刑事化任何形式的電子傳送犯權行為。

「串流」侵權刑事化的做法更不合理,打擊侵權行為,應以民事方式禁制源頭,而不應把矛頭指向對小市民,大部份網民在建立串流時,根本不了解源頭是否 侵權作品。此外,「串流」技術並不涉及「複製」,違反古惑天皇一案終審法庭所說的「主動複製以供分發」的檢控原則,其刑事化會對很多與「串流」相類似的行 為(如超連結),帶來潛在的「刑責」,造成公眾恐慌。

反對附加賠償的建議

正如很多法律界指出,定額賠償偏離現有香港司法的常規,附加賠償的做法,其實跟定額賠償的基礎相似,兩者的基礎均為不用版權持有人證明自己因為被侵 犯版權所帶來的具體損失, 而透過其他的機制增加被告的賠償額,兩者均有「懲罰」的性質,只是後者(附加賠償)的決定權在法官手中。這種不基礎於「實質傷害」的「懲罰」,會使法庭的 中立性受到質疑,亦會使香港的司法制度政治化。

要求「移除通知」要公開透明,並設有上訴機制

有關網上服務供應商(OSPs)的守則, 政府建議要有版權持有人、OSPs和用戶的參與, 這原則非常重要, 如建議中的移除(內容)通知機制, 一定要保持公開透明, 使用戶知道被移除的內容, 並設立上訴機制, 使錯誤移除的內容能恢復。

此外,本人贊成 Norwich pharmacal保護用戶私隱的原則,亦贊成引進更多公平使用和非商業的豁免。

此致

姓名/簽名/日期

副本致: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通訊及科技科:ctbeq@cedb.gov.hk Fax: 28276646)
(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enquiry@ogcio.gov.hk Fax: 28024549)

(P.S請把意見書 cc一份致openknowledgehk@gmail.com, 我們會收集起來,稍後再交到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和立法會秘書處要求簽收)

數碼版權第二波決戰:齊聲反對刑事化「串流」與附加賠償 April 14, 2008

Posted by oiwan in Freedom of Speech, Law, politics, Social movement.
add a comment

大家的努了沒有白費,去年數碼版權諮詢,在網民反對意見書的壓力下, 已成功推翻下載刑事化、定額賠償等建議;而且在私穩專員公署的建議下,版權持有人要向法庭取得搜令才能拿到涉嫌犯權者的IP資料,當局亦於電子傳送 (electronic data transmission)和格式轉換(format shifting)引進公平使用的原則。大家的努力,是沒有白費的。

不過,政府向立法會初步的建議(PDF),還是問題多多,包括刑事化「串流」侵權行為,以及引入「附加賠償」的司法概念(取代諮詢時提出的定額賠償)。

反對刑事化電子數據傳送

就著電子數據傳送是否刑事化的問題,政府初步的建議是豁免非商業性傳送的刑責,除了「串流式」的侵權行為。

政 府所說的非商業性豁免其實有混淆視聽之嫌,因為整個互聯網的基礎就是「電子數據傳送」,如在 email和討論組中轉載新聞/圖片或傳送壓縮檔案等,又或搜尋器、RSS閱讀器(其實很多都是商業性的),出版網站的圖片 img src編碼和音樂和錄像的「串流」,都屬於電子數據傳送。若要刑事化版權作品的電子數據傳送,等於把互聯網炸掉。

其 實有很多互聯網產業(商業性),都會應用電子傳送的技術,很多時候會侵犯其他人的版權。如 google 搜尋軟件的cache 功能, 就會把別人整個網頁頁面存放起來; 此外, RSS閱讀器和收集 aggregator, 亦可以把一些版權網頁的內容, 引到自己的網站; 這些技術都是商業性的。若要促進香港互聯網產業的發展, 根本不應該引進刑事化的機制, 這麼一來, 亦不用有非商業性的豁免。

刑事化串流的含意

在這個基礎下, 刑事化「串流」就更加不合理。就現有法例下, 版權持有人透過民事的方法, 已禁制了很多網頁的音樂和影像的串流, 根本不需要以刑事的方法處理。若要制止侵權作品的流通, 應於「源頭」著手, 而不應以刑事的方法, 恫嚇使用串流技術的互聯網用戶, 製造恐慌; 「源頭」一旦被禁制, 所有串流都會失效, 又何必處處針對小市民?

此外, 刑事化「串流」, 會有很嚴重的法律含意。在古惑天皇的案例, 法官指出因為被告製造並上載了一個種子檔案以供BT下載, 這行為涉及主動複製和分發, 至於下載者, 雖然其下載包含複製與分發, 但卻是被動的分發行為, 故此至今沒有刑事檢控。「串流」技術, 正如超連結, 並不涉及「複製」行為, 若把「串流」技術刑事化, 日後圖片 img src編碼和超連結, 在版權案和淫審案中, 都會被視為「複製 / 擁有以供分發」。
壓制言論表達自由

很多多媒體的言論表達, 都會借用一些版權作品的片段, 又或以改作的方式進行二輪創作, 如「福佳始終有你」很明顯是侵犯了「香港始終有你」的版權, 但這些「侵權」, 並沒有損害版權持有人的實際利益, 所以即使對方追究, 大概也不用賠償, 可是刑事化「串流」侵權作品後, 只要有人報案, 所有「串流」「福佳始終有你」的作品的網民, 都要負上「刑責」。

除了「福佳始終有你」等政治搞惡以外, 每當悼念張國榮、梅艷芳時, 大家喜歡「串流」他們生前的片段, 日後也會遭受禁制和刑責。

刑 事化「串流」背後, 有一個很變態的邏輯, 當唱片和影業要你愛上他們的「產品」時, 天天不斷在你眼前和耳邊播放, 當這些「產品」變成你生命和歷史的一部份時, 它卻要禁止你用自己的方法去消費, 要壟斷這些產品的發放權, 這麼一來又把大家心中的「張國榮、梅艷芳」搶走。

勿讓香港司法變成企業打手

除了「串流」刑事化外, 大家亦要注意附加賠償的問題。

因 為法律界反對引進定額賠償的機制, 政府以「附加賠償」的機制取代之, 兩者的基礎均為不用版權持有人證明自己因為被侵犯版權所帶來的具體損失, 而透過其他的機制增加被告的賠償額。定額賠償的機制是「固定」的賠償額, 而「附加」賠償則由法官根據被告的態度、發放量等, 決定「附加」的賠償金額, 因為這不是建基在實際損害的賠償, 有「懲罰性」的性質。版權訴訟是處理侵權帶來的金錢傷害, 在沒有傷害下引進「罰款」給私人企業收取, 這是以公權作為私人企業的打手。私人領域的紛爭, 司法機關應保持中立, 絶不應為變成企業壟斷資訊傳遞的工具。

移除通知機制

有關網上服務供應商(OSPs)的守則, 政府建議要有版權持有人、OSPs和用戶的參與, 這原則非常重要, 如建議中的移除(內容)通知機制, 一定要保持公開透明, 使用戶知道被移除的內容, 並設立上訴機制, 使錯誤移除的內容能恢復。

對於以 Norwich pharmacal 的原則, 要求版權持有人在取得法庭搜令才能向ISP拿取用戶資料的做法, 是非常洽當。私穩專員公處在這環節的堅持, 實在難得。

若沒有大家的堅持, 相信政府的建議會更偏向業界的利益, 但就著「串流」刑事化和「附加賠償」兩方面, 大家還要繼續爭取, 捍衛資訊言論和表達的自由。

和諧政治中的雜音 January 3, 2008

Posted by oiwan in Great Fire Wall, In-Media, politics, Press freedom.
add a comment

Firefox 的最佳宣傳圖片 December 14, 2007

Posted by oiwan in Fun.
add a comment

來自大猫爪

港島立會選舉小圈民調/測溫 December 5, 2007

Posted by oiwan in politics.
add a comment

選舉當晚,inmedia於大埔開編輯會,也談到選舉,以及身邊相關人等的投票取向.

我自己:沒有港島區投票權,但若能投票,會投給陳方安生,因為我不相信一個人可以在四年間從力推廿三條,製造167謊言的打手,變成支持民主尊重民意的人;相反,陳方安生雖然也是殖民官員,亦要為167負上一定責任,但被一眾泛民議員推出來,壓上一些民主/歷史包袱,雖為雞肋,也可冒險選她幾個月.

我父母:當了幾十年的左派群眾,當然是投葉劉.早在區選前一個月,他們已獲邀參加退休員工聚餐,除了定期聚餐外,父親亦是工聯的永久會員和派報義工.鐵票就是這樣練成的.04年,這些活動因為沙士中斷了,鐵票效應減低,造就了親中陣型的滑鐵瀘.

編輯a:是港島區選民,亦專門跑回港島投票,卻投了白票;若真的要投,他笑說大概會投柳玉成.

路人甲:非港島區選民,質疑投白票的動作,若葉劉出選咁點?

編輯b:非港島區選民,支持編輯a,認為葉劉當選也就幾個月,不是天塌下來;泛民告急的手法是民主的 blackmailing,使人反感;但他質疑編輯a為何不投給其他候選人,如何來.

編輯c:因為整天工作,晚上開會,沒有投票.

編輯d:自己是九龍區的,但父親因為在中資銀行工作,在壓力下,父親要到港島幫葉劉助選,他自己覺得很可怕.

實習生:自己本來打算投白票,但因為實在不想葉劉當選,所以還是選了陳方安生.

—————————

結論:

1.葉劉幫了陳方安生一把,因為很多人是因為討厭葉劉而投給陳.

2.若民主普選成為香港政治制度的前提,親中政黨會成為主流;因為泛民除了民主牌外,已沒有其他牌了;而親中的鐵票袋袋平安,可以在其他議題拿更多票.

3.泛民壓錯注,其實推一個新面孔出來,對泛民的發展更有利,若這次投票真的是投民主一票,任何一個泛民的後選人都可以贏,而且贏得更漂亮.相反,陳太的太氣與官氣,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今天在立會的表現令人發笑,給人奚落兩句就嚇得不懂反應,她當政務司時,給記者的壓力,隨時搞到人家丟飯碗呢!

墜落猙獰的香港論壇 November 28, 2007

Posted by oiwan in Freedom of Speech, politics.
add a comment

本來想就華叔被告一事寫一篇 GV 的文章, 先 search 了 technorati, 就只有兩篇, 其中一篇是泛民 blogger, Those were the days 寫的. 接著 search 了 uwants 和 discuss hk, 天呀, 那種根本不是討論, 說話的人那種涼薄, 那種卑賤, 太恐怖了. 我真希望能拿著一面鏡, 叫寫東西的人, 看看自己面目猙獰的樣子, 你們是人嗎?

天星皇后的時候, 論壇也有很多不負責任的風涼話, 見怪不怪. 但這次是華叔. 雖然對這些民主叔父, 有時會覺得太霸道, 但華叔幾十年來, 由反殖中文運動到民主愛國運動, 為香港之情, 怎能不佩服與尊敬? 怎能說出那種扺毀人性的話?

區選期間, 某些地區的暴力令人心寒. 那些郁手郁腳的人, 一般都是某些建制派黙許出來的獨立候選人的助選團, 他們大概為建制地區組織放棄去吸納組織的一群, 他們獲取了建制派當道某些利益, 但因為缺乏組織, 結果, 以極其流氓的方法去助選.

這種現實社區的暴力, 於虛擬世界以另一種形式出現. 政治宣傳, 換來惡言相向, 在言語上的以暴易暴, 這大概是過去幾年建制派動員的副產品.

花了兩個小時看華叔的網上討論, 最後寫不成, 有質素的討論僅兩篇 blogs, 都是從泛民的角度出發, 構成不了對話. 也許, 從量上, 某些暴民霸佔了 uwants 等論壇, 但它只反映出某些建制派當中的墜落和猙獰當道.

以下轉貼撐華叔的聯署:

捍衛言論自由 抗議選擇檢控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主席司徒華於2007年5月25日,以嘉賓身份出席民間電台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舉行的一個要求平反「六四」論壇,特區政府半年來一直未有採取行動。近日,電訊管理局突然發出告票,指他參與民間電台廣播而加以檢控。

是次實為一次「選擇性檢控」,因「民間電台」創辦兩年以來,先後邀請過行政會議成員張炳良、民建聯蔡素玉和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朱幼麟等擔任嘉賓,他們卻一直沒有被檢控,令人相信政府藉檢控司徒華打壓言論自由。

我們強烈要求:

1. 撤銷所有人士的檢控,包括:司徒華、梁國雄、曾健成、羅就、陳妙德、林旭華、麥志恆、楊匡、潘達強;
2. 開放大氣電波,容許民間主辦電台。

請簽名!

請協助將連結廣傳。
你亦可到本會網站http://www.alliance.org.hk/下載表格可自行複印,簽妥表格請交到九龍旺角彌敦道618號好望角大廈8樓,或傳真27706083回支聯會。
萬分感謝。

Defend Free Speech, Protest irrational selective prosecution

Hong Kong veteran politician Szeto Wah,76, the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was summonsed for delivering political messages using unlicensed 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He was charged of speaking on 25/5/2007 at a Mong Kok street forum hosted by Citizen’s Radio, topic of the program involved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There’s another eight persons charged.

Ho Chun-yan is representing Szeto in court, said Szeto and others did is protected by the Bill of Right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covenants.

That’s lots of people had spoken on Citizen’s Radio but not charged,included Executive Councillor Anthony Cheung Bing-leung and legislator Choy So-yuk of the DAB.

The charge showed selective prosecution.

Szeto Wah said he’ll not plead guilty and would rather go to jail. He’ll fight till the very end.

底褲角力 November 26, 2007

Posted by oiwan in Fun.
2 comments

前幾天看到這個日本遊戲, 笑了半天, 今天看到還在笑, 與大家分享一下.

突然想起葉劉與陳方安生的辯論, 有點像日本的底褲角力, 得啖笑 :p

不要臉的 November 25, 2007

Posted by oiwan in politics.
2 comments

收到來自泛民的一封信. 本想地區選舉滑鐵爐, 泛民會痛定思痛, 反省自己的策略和境願, 但最後卻把自己的失敗推給他人. 所謂種票或隱形票, 從九九年至今, 一直存在, 八年了, 還在重覆同一個理由, 叫人失望.

事實上, 港島的立局選舉, 正好反映泛民一直以來的錯誤, 只講明星效應, 把民主簡化為口號, 而沒有於具體政策和發展路向中, 實踐民主公義等價值. 而這次更選了一個對民主民生均沒有貢獻的陳老太出來, 要人家搭戲台給她, 自己忙著扮靚. 雞肋也.

香港vs北京, 還要講到幾時? 後九七政治, 不就是要在北京存在前提下的闖出自己的路和空間? 找不到自己的路, 卻說北京在擋路… 回看國內爭取民主自由民生公義的同志, 你們不臉紅?

如果你並不鍾愛葉劉淑儀,如果你並不痛恨陳方安生,如果你還珍惜香港的自主性,那請你好好細讀以下的資料,並將之廣傳,因它載有非常重要信息。

剛過去的區選,泛民主派大敗,民建聯(不是泛建制派)大勝。不要相信報章和評論人認為那是泛民議員「勝得太易,幹得太遲」,全為咎由自取。當大家認真比對今屆和2003年的選民名冊,會發現在舊區一些二、三百呎,並非用作板間房的小私樓裡,竟然登記了五、六位完全不同姓氏的選民。有些選民則到票站時,赫然發現已有人用自己的身分證投了票。雖然,這些事並不新鮮,但當十八區都有同樣的情況出現,而新增的,「恰巧」又是民建聯的選民,那意味著,北京對選舉的操控已日臻完善。

我又聽到這樣一件小插曲:有個北京來的「間諜」,平常每逢投票前,都會來香港視察和作游說;但在區選三天前,他卻回去了。他很得意地告訴別人,「一切都搞定,立會補選都不用看了」。這句話意味著甚麼,我相信你已猜到了。

不要以為,那些甚麼「滾動調查」真的反映真相,因為有很多隱形選民,是坐火車和長途巴士回來投票的,這是區選那天,很多人的親眼所見。我們叫這些做「幽靈」票,大家該明白我在說甚麼了。那麼,只要大家抱著「陳太贏硬」的心態而不去投票,幽靈票就會成為葉劉勝出的關鍵。

可能大家以為,我因為是陳太的「粉絲」,所以寫這封信,其實不然,我決定支持陳太,並在12月2日投她的票,最重要是我不想北京的「殖民」操控成功。雖然補選的只為一個八個月的席位,但卻是香港民主發展一個存亡的關頭。雖然你可能並不認同陳太是真正的民主倡導者,但她至少代表香港人;相反,葉劉可能聰明有大志,但她所代表的是北京,今次補選,是北京為日後培植她成為特首的試金石。說到底,我們香港人不是想這個曾努力出賣香港人利益的人做我們的特首吧!同樣,有人說,葉劉當選,香港人就有2012雙普選了:我們怎可能接受香港完全受操控後由北京賜予的「民主普選」?

但我們還不絕望。記著,只有選民才能力挽香港民主的狂瀾之既倒,只有善用我們手上的一票,北京的操控才不會成功。

香港人:1202要投票!香港人選香港人!

最怕抽血 November 6, 2007

Posted by oiwan in Personal.
1 comment so far

今天到醫院抽血驗肝, 又搞了兩個小時, 頭兩針血管都移位了, 四個護士都沒有信心. 結果到醫院餐廳大吃大喝, 再來三十下掌上壓, 使手臂的血管膨脹再抽. 護士們說, 你最好不要有意外到急證室輸血…

對上一次在家計會, 篤了五六針都失敗告終, 結果要到化驗所, 事前又是一輪來回跑步… 再之前在北京, 搞到要在手背抽, 血管雖找到, 但血不夠, 結果放棄驗血.

唉… 好慘呀 :(((